· 成就一座静、净、敬的人间道场 8.3
· 一个资金人力都短缺的寺院,是如何在建设? 8.3
· 法兴寺微信支付开通,居士善缘可以扫码即时 7.18
地址:山东省安丘市雹泉镇老峒峪村西金牛泉畔
联系:能虚法师
电话:15953626836
信箱:faxingsi@126.com
网址:www.faxingsi.com
捐款账户名:安丘市法兴寺
捐款账户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安丘市支行
捐款账号:15445001040043839
联系人:能虚法师
 
  网站首页 >> 祖师语录
庞居士语录卷上
时间:12.15  返回上一页

                     


                       庞居士语录卷上


                                               刺史于頔编

 


△石头和尚

    居士初参。问师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石头以手掩居士口。居士豁然大悟。

    石头一日问云居士云。子自见老僧已来。日用事作么生。居士云。若问某甲日用事。直下无开口处。石头云。知子恁么方始问子。居士遂呈偈颂。具陈日用事。有“朱紫谁为号。青山绝尘埃”。及运水搬柴之句。石头然之云。子以缁耶素耶。居士云。愿从所慕。遂不剃染。

 

△马祖大师

    居士后之江南参见马祖。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祖云。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居士言下顿领玄要。乃以颂呈。有心空及第之句。自是诸方莫可御矣。

    居士一日问马祖云。如水无筋骨。能胜万斛舟。此理如何。祖云。遮里无水亦无舟。说什么筋骨。
(续添语在传灯录)

 

△药山和尚

    居士到药山。山问云。一乘法中还著得这个事么。居士云。只今日求外合。不知还著得这个事么。山云。居士还见石头得么。居士云。拈一放一未为好手。山云。老僧住持事。居士便珍重。山云。拈一放一是老僧。居士云。好个一乘问宗。今日失却去也。山云。是是。

 

△高峰和尚

    居士入院。峰云。个俗人频频入院讨个什么。居士乃回顾两边云。谁什么道谁恁么道。峰便喝。居士云。在这里。峰云。莫是当阳道么。居士云。背后底。峰回首云。看看。居士云。草贼大败草贼大败。峰无语。

    一日高峰与居士并行。居士乃前行一步云。我强如师一步。峰云。无背向老翁。要争先在。居士云。苦中苦。未是此一句。峰云。怕翁不甘。居士云。老翁若不堪。高峰堪作个什么。峰云。若有棒在手。打不解倦。居士便行一掴云。不多好。峰始拈棒。被居士把住云。这贼今日一场败阙。峰笑云。是我拙。是公巧。居士乃抚掌出云。平交平交。

  一日又问峰云。此去峰顶有几里。峰云。是什么处去来。居士云。可畏峻硬不得问著。峰云。是多少。居士云。一二三。峰云。四五六。居士云。何不道七。峰云。才道七便有八。居士云。得也得也。峰云。一任添取。居士乃咄之而去。师随后咄之。居士云。不得堂堂道。峰云。还我恁么时。庞公主人翁来。居士云。少神作么。峰云。好个问讯问不著人。居士云。好来好来。

 

△丹霞和尚

    一日来访。居士才到门首。见灵照携一菜篮子。便问居士在否。灵照放下菜篮敛手而立。霞又问。居士在否。灵照提篮子便行。归。举似居士。居士云。赤土搽牛妳(通乳)。丹霞乃随后入见居士。居士见来。不起亦不言。霞乃竖起拂子。居士竖起槌子。霞云。只恁么更别有。居士云。这回见师不似于前。霞云。不妨减人声价。居士云。比来折你一下。霞云。恁么则痖却天然口也。居士云。你痖由本分。累我亦痖。霞便掷下拂子而去。居士召云。然阇黎然阇黎。霞不顾。居士云。不惟患痖。更兼患聋。

  丹霞一日又访居士云。昨日相见何似今日。居士云。如法举昨日事。与汝著个宗眼。霞云。只如宗眼还著得庞翁么。居士云。我在汝眼里。霞云。某甲眼窄。向何处著翁。居士云。是眼何窄。是身何安。霞不顾。居士云。更道一转便得此语全。霞亦不对。居士云。就中这一句无人道得。

    一日居士向丹霞前叉手立。少时却出去。霞不顾。居士却来坐。霞却向居士前叉手立。少时便入方丈。居士云。汝入我出。未有事在。霞云。这老翁出出入入有甚了期。居士云。却无些子慈悲心。霞云。引得这汉到这田地。居士云。把什么引。霞乃拈起居士幞头云。却似一个老师僧。居士却将幞头安霞头上云。一似少年俗人。霞应喏三声。居士云。犹有昔时气息在。霞乃抛下幞头云。大似一个乌纱巾。居士乃应喏三声。霞云。昔时气息争忘得。居士弹指三下云。动天动地。

    一日丹霞见居士来便作走势。居士云。犹是抛身势。怎生是频呻势。霞便坐。居士乃向前以拄杖划地作七字。霞于下面书个一字。居士云。因七见一。见一忘七。霞云。这里著语。居士乃哭三声而去。

    一日居士与丹霞出行。见江水澄碧。居士指水云。得恁么也还辨不出。霞云。的个辨不出。居士以手斛水泼霞三遍。霞云。莫恁么莫恁么。却以水泼居士。居士云。当恁么时堪作个什么。霞云。无外物。居士云。得便宜人少得便宜人少。霞无对。居士云。谁不落便宜。

 

 

△百灵和尚

    居士一日路上相逢。灵问云。昔日居士南岳得力句还曾举向人来未。居士云。曾举来。灵云。举向什么人。居士指胸云。庞翁。灵云。直是妙德空生也叹居士不及。居士却问。阿师得力句有谁知。灵戴笠子便行。居士云。善为道路。灵不顾。

    一日百灵问云。道得道不得俱未免。汝且道未免个什么。居士以目瞬之。灵云。奇特更无此也。居士云。师错许人。灵云。谁不恁么谁不恁么。居士珍重而去。

    一日百灵在方丈内坐。居士入来。灵把住云。今人道古人道。居士作么生道。居士打灵一掴。灵云。不得不道。居士云。道即有过。灵云。还我一掴来。居士近前云。试下手看。灵便珍重。

    一日居士问百灵云。是这个眼目免得人口么。灵云。作么免得。居士云。情知情知。灵云。棒不打无事人。居士转身云。打打。灵方拈棒起。被居士把住云。与我免看。灵无语。

 

△普济和尚

    一日问居士云。是个言语。今古少人避得唇舌。只如翁。避得么。居士应喏。济再举前话。居士云。什么处去来。济又举前话。居士云。什么处去来。济云。非但如今。古人亦有此语句。居士作舞而去。济云。这疯颠汉自过。教谁检点。

    居士见大同普济禅师。居士拈起手中笊篱云。大同师大同师。济不应。居士云。石头一宗到师处冰消瓦解。济云。不得庞翁举。灼然如此。居士抛下笊篱云。宁知不值一文钱。济云。虽不值一文钱。欠他又争得。居士作舞而去。济提起笊篱云。居士。居士回道。济作舞而去。居士抚掌云。归去来归去来。

    一日普济去看居士。居士云。忆得在母胎时有一则语举向阿师不得作道理主持。济云。犹是隔生也。居士云。向师道不得怕。济云。惊人之句争得不怕。居士云。如师见解可谓惊人。济云。不作道理却成作道理。居士云。不但隔一生两生。济云。斋粥底僧一任点检。居士弹指三下。

    一日居士去看普济。普济见来便掩却门云。多知老翁。莫与相见。居士云。独坐独乐。过在阿谁。济乃开门。居士把住云。是师多知是我多知。济云。多知且置。闭门与开门。卷舒争几许。居士云。此问气急杀人。济不对。居士云。弄巧成拙。


 


△长髭和尚

    居士一日到长髭师上堂。大众集定。居士便出云。各请自检好师便说。居士却于禅床右立。有僧问。不触主人翁。请师答话。髭云。识庞翁么。僧云。不识。居士便搊住其僧云。苦哉苦哉。僧无对。居士托开髭少间云。适来这僧还吃柱杖否。居士云。待伊甘始得。髭云。居士只见锥头利。不见凿头方。居士云。恁么说话。某甲即得外人闻之。要且不好。髭云。不好个什么。居士云。阿师只见锥头尖。不见凿头利。

 

 

△松山和尚

    居士一日到松山。师命居士吃茶次。居士拈起托子云。人人有分。因什么道不得。山云。只为人人尽有。所以道不得。居士云。阿兄为什么却道得。山云。不可尽无言去也。居士云。灼然灼然。山便吃茶。居士云。阿兄吃茶何不揖客。山云。谁。居士云。庞翁。山云。何须更揖。丹霞闻举云。若非松山眼,却被老汉作乱一场。居士闻。令人传语丹霞。何不会取未拈托子前事。

    一日松山与居士看耕牛。居士指牛云。是伊时中更安乐。只是未知有。山云。若非庞公。又争识伊。居士云。阿师道渠未知有个什么。山云。未见石头。不妨道不得。居士云。见后作么生。山抚掌三下。
一日居士访松山。见山携个杖子。便云。手中是个什么。山云。老僧年迈。阙伊一步不得。居士云。虽然如是。壮力犹存。山便打。居士云。放却手中杖子。致将一问来。山抛下杖子。居士云。这老汉前言不付后语。山便喝。居士云。苍天中更有怨苦。

  一日松山与居士行次。见僧择菜。山云。黄叶即去。青叶即留。居士云。不落黄叶又怎生。山云。道取。居士云。不为宾主大难。山云。只为强作主宰。居士云。谁不恁么。山云。不是不是。居士云。青黄不留处就中难道。山云。也解恁么去。居士珍重大众。山云。大众放你落机处。居士便行。

  一日松山与居士话次。倏拈起案上尺子云。还见这个么。居士云。见。山云。见个什么。居士云。松山松山。山云。不得不道。居士云。争得。山乃抛下尺子。居士云。有头无尾得人憎。山云。不是公。今日还道不及。居士云。不及个什么。山云。有头无尾。居士云。强中得弱即有。弱中得强即无。山抱住居士云。这个老子就中无话处。


 


△本溪和尚

    居士问云。丹霞打使侍者。意在何所。溪云。这老子见人长短在。居士云。为我与师同参了方敢借问。溪云。恁么即从举来。与你商量。居士云。老老大大不可说人是非。溪云。念公年老。居士云。罪过罪过。

    一日溪见居士来。乃目示多时。居士乃将杖子划一圆相。溪便近前以脚踏。居士云。是什么是什么。却于居士前划一圆相。居士亦以脚踏却。溪云,来时有。去时无。居士抱拄杖子而立。溪云。来时有。去时无。居士云。幸自圆成。徒劳目视。溪拍手云。奇特。一无所得。居士拈杖子点点而去。溪云。看路看路。居士云。是什么是什么。

 

△大梅和尚

    居士云。久闻大梅。梅子熟也未。梅云。向什么处下口。居士云。百杂碎。梅云。还我核子来。居士便去。

 

△芙蕖和尚

    居士到彼。一日斋次。蕖自行食。居士方接却缩手云。心生受施。净名蚤诃。去此一机。居士还甘否。居士云。当时善现岂不作家。蕖云。非干他事。居士云。食到口边被他夺却。蕖乃下食。居士云。不消一句子。居士又问蕖云。马大师著实为人处还曾分付师么。蕖云。某甲尚未见他。作么知他著实处。居士云。只此见知也无讨处。蕖云。居士也不得一句言讫。居士云。一句言讫。师又失宗。若作两句三句。师还开得口否。蕖云。直侣开口不得可谓实也。居士抚掌而出。(传灯录云毗陵芙蕖山大统禅师)

 

△则川和尚

    居士一日见则川。川问居士。还记得初见石头时道理么。居士云。犹得阿师重举。川云。情知久参事慢。居士云。则川老耄不啻庞翁。川云。二彼同时又争几许。居士云。庞翁鲜健且胜阿师。川云。不是胜我。只欠汝个幞头。居士拈下幞头云。却与阿师相侣。则川大笑。则川与居士摘茶次。居士问云。法界不容身。师还见我么。川云。不是老僧洎合答话。居士云。有问有答盖是寻常。川不管。居士云。莫怪适来容易借问。川亦不管。居士云。这无礼仪汉。待我一一举侣明眼人去在。川抛下篮子便入方丈。

    一日川在方丈内坐。居士见云。只知端坐方丈。不觉僧到参时。川垂下一足。居士便出。三两步却回。川却收足。居士云。可谓自由自在。川云。争奈主人何。居士云。阿师只知有主。不知有客。川唤侍者点茶。居士乃作舞而出。

 

△洛浦和尚

    居士拜起云。仲夏毒热。孟冬薄寒。浦云。莫错。居士云。庞翁年老。浦云。何不寒时道寒热时道热。居士云。患聋作么。浦云。放汝二十棒。居士云。哑却我口。塞却汝眼。(传灯录云澧州乐普山元安禅师)

 

△石林和尚

    见居士来。竖起拂子云。不落丹霞机请道一句。居士夺却拂子。自竖起拳头。林云。正是丹霞机。居士云。汝与我不道不落底看。林云。丹霞患哑。庞翁患聋。居士云。恰是恰是。林无语。居士云。与你道偶尔恁么。林亦无语。

    一日石林云。某甲有个借问。居士莫惜言句。居士云。便请举来。林云。元来惜言句。居士云。这个问讯不觉落他便宜。林乃掩耳而出。居士云。作家作家。

    一日林自下茶与居士。居士才接茶。林乃抽身退后云。何侣生。居士云。有口道不得。林云。须是恁么始得。居士拂袖而去云。也大无端。林云。识得庞翁也。居士却回。林云。也大无端。居士无语。林云。也解无语去。

 

△仰山禅师

    居士到问云。久响仰山到来。为甚却覆。仰山竖起拂子。居士打柱云。虽然无人也要露柱证明。仰掷下拂子云。若到语方一任举侣。

    居士见药山而与全禅客。乃指空中雪云。片片不落别处。全云。不落别处落在那里。居士乃掴一掴。全云。也不得草草。居士云。看你恁么称禅客。阎老也未放你在。全云。居士又作么生。居士又打一掴。全无语。居士云。眼见如盲。口说如哑。

  居士一日访谷隐道者。道者问云。谁。居士竖起杖子。隐云。莫是上上机么。居士抛下杖子。隐无语。居士云。只知上上机。不觉上上事。隐云。作么生是上上事。居士拈起杖子。隐云。不得草草。居士云。可怜强作主宰。隐云。有一机人。不要拈槌竖拂。亦不用对答言辞。居士若逢。如何则是。居士云。何处逢。隐把住士乃云。莫这便是否。居士蓦面便唾。隐无语。居士与一颂曰。

     焰水无鱼下底钩。觅鱼无处笑君愁。
     可怜谷隐孜禅伯。被唾如今见亦羞。

    居士因在床上卧看经。有僧见云。居士看经须具威仪。居士翘起一足。僧无语。

    居士一日在洪州市内卖笊篱。见一僧化缘。乃将一文钱问云。不辜负信施道理还道得么。若道得即舍。僧无语。居士云。汝问。我与汝道。便问。不辜负信施道理作么生。居士云。少人听。又云。会么。僧云。不会。居士云。是谁不会。
居士一日卖笊篱扑到地。灵照便去身边卧。居士云。作么。灵照云。见爹倒地。特地来扶起。居士坐次。问灵照云。古人道。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你作么生。照云。老老大大作个语话。居士云。你作么生。照云。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居士乃笑。
居士一日见牧童。乃问路从什么处去。童云。路也不识。居士云。这看牛儿。童云。这畜生。居士云。今日什么时也。童云。插田时也。居士大笑。

  庞居士问马祖曰。不取本来人。请师高着眼。祖直下觑。居士曰。一种没弦琴。唯师弹得妙。祖直上觑。居士乃作礼焉。祖归方丈。居士随后入曰。弄巧成拙。

  (妙喜曰。马师觑上觑下即不无。争奈味却本来人。居士虽然礼拜。浑仑吞个枣。马祖归方丈。士随后入云。弄巧成拙。救得一牛。)(径山大慧禅师正法眼藏)

 


                      庞居士语录卷上 终

                             

附:

                    重刻《庞居士语录》缘起

    宗门向上事。自达摩西来。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但接最上根器。中下之流固非所及。余读庞居士语录。其参石头马祖问堂机缘。一言之下便解作活。而能破家散宅相与团圞。一门超出。心空及第。岂止弃世珍沉襄水而已哉。可谓同树无别果。同坑无异土。顾惟庞公及补处应身大士。现居士身而为说法故。其日用施为皆从偶谐三昧中流出而作佛事。一柄破笊篱。左挈右提。戴个乌纱巾。混谷和尘。向瞎驴边生擒活捉。撞着个无面目汉一推跌倒。幸赖灵照扶起。吓得虚空汗流浃背。噫。殊不知大地人被老庞一口吸尽漆桶不快。只因慈悲之故。而有落草之谈。是故发为偈颂诗名。谆谆开示直指禅净唯心之旨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吴郡优婆塞钱安轩。空相朱寅堂。定安江星轩善护深心念佛。以净土为指归。先是星轩居士会余开讲弥陀疏钞。随印云楼方册散布。在会道俗听众相资教益。经中所谓如说修行而供养者也。钱公西逝。嘱其子齐霞刊布此录。用结文字般若之缘。又寅堂居士赞襄劝助。及付剞劂氏锓梓流通。以广厥传。旧录两卷。无名子序。今增续从上古德尊宿拈提偈颂一卷。分为上中下。使彼见闻知所失后。其有志于斯道者。愿与同飨无上禅悦之法味焉。爰述其缘起如此。

                           大清咸丰元年岁次辛亥冬月 日
                       如苏虎邱普度寺海岸沙门乘戒定慧槃谭撰

 

 


                     庞居士语录诗颂序

    居士庞蕴。字道玄。襄阳人也。父任衡阳太守。寓居城南。建庵修行于宅西。数年全家得道。今悟空庵是也。后捨庵下旧宅为寺。今能仁是也。唐贞元间。用船载家珍数万縻于洞庭湘右。罄溺中流。自是生涯惟一叶耳。居士有妻及一男一女。市鬻竹器以度朝晡。唐贞元中。禅律大行。祖教相盛。分辉引蔓。触所皆入。居士及先参石头。顿融前境。后见马祖。复印本心。举事通玄无非合道。有妙德之洪辩。合满字之真诠。其后遍历诸方。较量至理。元和初。方寓襄阳。栖止岩窦(今鹿门南一十里有居士岩)。时太守于公頔。拥旟廉问。采谣民间。得居士篇。尤加慕异。乃伺良便。躬就谒之。一面周旋。如宿善友。既深契于情分。亦无间于往来。居士将入灭。谓女灵照云。幻化无实。随汝所缘。可出视日早晩。及午以报。灵照出户。遽报云。日已中矣。而有蚀焉。可试暂观。居士云。有之乎。云有之。居士避席临窗。灵照乃据榻趺坐。奄然而逝。居士回见。笑云。吾女锋捷矣。乃拾薪营后事。经七日。于公往问安。居士以手藉公之膝。流盼良久。云。但愿空诸所有。慎勿实诸所无。好住世间。皆如影响。言讫。异香满室。端躬若思。公亟追呼。已长往矣。风狂大泽。静移天籟之音。月过迷卢。不改金波之色。遗命焚弃江湖。乃备陈仪事。如法荼毗。旋遗使人报诸妻子。妻子闻之云。这痴愚女与无知老汉不报而去。是可忍也。因往告子。见劚畬。云。庞公与灵照去也。子释锄应之云。吓。良久亦立而亡去。母云。愚子痴一何甚也。亦比焚化。众皆奇之。未几。其妻乃遍诣乡闾告别归隐。自后沉迹。藑然莫有知其所归者。居士寻常云。有男不婚。有女不嫁。大家团圞头。共说无生话。其余玄谈道颂。流传人间。颇多散轶。今姑以所闻成编。厘为二卷。永示将来。庶警后学。世谓居士即毗耶净名。殆其然乎。无名子序。

                          

           


 

 
 
地址:山东省潍坊市安丘市辉渠镇老峒峪村金牛泉畔 信箱:faxingsi@126.com 鲁ICP备11035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