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就一座静、净、敬的人间道场 8.3
· 一个资金人力都短缺的寺院,是如何在建设? 8.3
· 法兴寺微信支付开通,居士善缘可以扫码即时 7.18
地址:山东省安丘市雹泉镇老峒峪村西金牛泉畔
联系:能虚法师
电话:15953626836
信箱:faxingsi@126.com
网址:www.faxingsi.com
捐款账户名:安丘市法兴寺
捐款账户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安丘市支行
捐款账号:15445001040043839
联系人:能虚法师
 
  网站首页 >> 祖师语录
临济禅师语录
时间:11.26  返回上一页

            
                        临济禅师语录

                                             惟觉撰述

                                             心印笔记

  〇 语录

  只拟求佛,佛是名句,你还识驰求底么?三世十方佛祖出来,也只为求法,如今参学道流也只为求法,得法始了,未得法依前轮回五道。云何是法?法者是心法,心法无形,通贯十方,目前现用。人信不及,便乃认名认句,向文字中求,意度佛法,天地悬殊。昔义:

  ①轮回五道:佛教将宇宙分成三界六道,若取舍宇宙万有诸法为实有,则随其取舍造作之业于三界六道中升沈轮转。六道者:天道、人道、阿修罗道、地狱道、饿鬼道、畜生道。六道而只言五道,系省言阿修罗道,因阿修罗道摄于天、人、畜生、地狱、饿鬼诸趣之中。亦有言饿鬼道与地狱道众生无福报,阿修罗道众生有福报,故阿修罗道不摄饿鬼、地狱二道,只摄在天、人、畜生三趣中。

  译文:

  你只想求佛,但佛只不过是个名句,你还认得追逐求取的是甚么?三世十方佛租出世,也只为求明法旨,现在参学的道流也是只为求明法旨,悟得法旨才能了断大事,没有悟得法旨依前轮回五道中。甚么是法?法就是指心法,心法没有佃形象,通达贯彻十方法界,目前现用的都不离心法。一般人自信不到,于是认这名字认那言句,朝向文字言句中求取佛法,意度商量佛法圣境,则与真实法旨就如天地那般的遥隔。

  讲话:

  佛是自内证的自觉本体,所以不是向外驰求寻觅可获得的东西,若言心外有佛可求,其所求者只是一个假名相,未是真实自内证的自觉天真佛。那么,又要如何去自内证自觉佛性呢?首先应去体认向外驰求的人本来是阿谁?若能识得此人的面目,即见真实的自觉天真佛,所以知道将向外驰求的念头向内回照,当下就与佛租携手相对共欢笑。古德云:气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你心头。”即教人如是自内证自觉天真佛。

  三世诸佛,历、代诸祖皆从因地出生而运用自觉性智以成就众生菩提道果;所以今日参学办道的道流,也是要明见因地,从因地出生而运用自觉性智成就众生菩提道果,始谓大事了毕;若不明见因地,始终在六道中升浮没有了时。六道者,一、天道:为往昔广修净行而感报高上尊贵的受用之众生所居处;二、人道:为往昔修善行而感报人身苦乐的受用之众生所居处;三、阿修罗道:通人、天、饿鬼、畜生诸道:感报性好斗有天福无天德的受用之众生所居处;四、地狱道:为往昔恶行而感报极恶痛苦的受用之众生所居处;五、饿鬼道:为往昔悝贪而感报不周饮食受用之众生所居处;六、畜生道:为往昔愚痴而感报不能自立的受用之众生所居处。六祖惠能大师说:“人我是须弥,邪心是海水,烦恼是波浪,毒害是恶龙,虚妄是鬼神,尘劳是鱼鳌,贪嗔是地狱,愚痴是畜生。”又云:“常行十善,天堂便至;除人我,须弥倒;去邪心,海水钖;烦恼无,波浪灭;毒害忘,鱼龙绝。自心地上觉性如来,放大光明,外照六门清净,能破六欲诸天。自性内照,三毒即除;地狱等罪,一时消灭。内外明彻,不异西方。”可见六道轮回皆因心迷,若不作人天业,不作地狱业,乃至不作净土佛事诸胜境业,则不起一切心,诸缘尽不生,此心既无六道之形可碍,也无十法界之形可碍,通贯十方虚空界。所谓“不生”,不是一向不生,只是无所住而生;目前现成之受用,即此身心之全体作用;可惜学人信不及行不到,而不能体会“无心”之作用,所以不见本具佛性是在日常生活受用不尽的全体作用中。错认文字言句,著相而求者,著佛就心外意度商量佛句的道理是如何这般求得;著菩提就心外意度商量菩提句的道理是如何这般求得;著涅槃就心外意度商量涅槃句的道理是如何这般求得;被如此这般因果给管东,去住无自由分,所以如此修学这般见解,都和自性天真的清净佛全无交涉。

  语录

  道流!山僧说法,说甚么法?说心地法,便能人凡入圣、入净入秽、入真入俗,要且不是你真俗凡圣;能与一切真俗凡圣安著名字,真俗凡圣与此人安著名字不得。道流!把得便用,更不著名字,号之为玄旨。

  音义:

  ①玄旨:不能以语言或思想来思议的深奥义理叫玄旨

  译文:

  道流!山僧说法,说的是甚么法?说的是心地法门,此心法能人凡人圣、入净入秽、入真入俗,要知不是你本人有真俗凡圣之实相;能够给一切境安著真俗凡圣的名字,而真俗凡圣却安著作此人名字不得;因为真俗凡圣之实相与这人在一切境上安著的真俗凡圣名字都不可得。道流,把得时便全体起用,不要再执它的名句文字相,这样才号称为悟得玄旨。

  讲话:

  临济禅师究竟是说著甚么法呢?他只是说个没有物形的心地法门。心地经云:“众生心犹如大地,大地能生五谷五果,吾心亦能出生所有一切万法,即饿鬼、畜生、凡圣皆由吾心出。”宗租临济禅师说此自由自在的活跃心法,今日山僧也是说此能生一切万法,一切万物自由自在的活跃心法。若没有明见开悟此心地法门者,日常生活行住坐卧都不能得以自在,生活不得自在就不能活用自己的生命,也就没有自己的人生了。

  古德有云“释迦四十九年说法未曾说著一字”,何以如此?不见金刚经道:气若以色见我,以昔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因知释迦四十九年说法亦只说个没有物形的心地法门。无形心法是一切万象的元种,一切万象都不是由心外而来的。黄檗断际禅师说:“语默动静一切声色尽是佛事,何处觅佛?不可更头上安头,嘴上加嘴,但莫生异见!山是山,水是水,僧是僧,俗是俗,山河大地日月星辰,总不出汝心,三千世界都是汝个自己,何处有许多般?心外无法,满目青山,虚空世界,皎皎地无丝发许与汝作见解。”此谓心外无法,所以心灭则种种法灭,心生则种种法生。若知道除去心中作见解处。无论入凡入圣、入净入秽、入真入俗,都能在处自由,因为已识得此心即能很安乐的运用此心,周佛成佛,周鬼成鬼,到处都有可安心立命之处。金刚经云“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所以学人对一切境把得时便用,无须在境上为安著文字言句名号,如此才能体认把握得到真实的根本无形心法玄旨,亦即能不被外境所著,亦不落真俗凡圣的名字情执,而达到舍我忘我的自由;否则对一切境思惟善思惟恶,思惟真思惟俗,将这般有形之影挂在目前,碍他心法的流通,谓之思迷,要离此思迷才能物我一如,无碍无著的活用心地法门。

  语录

  山僧说法,与天下人别。祗如有个文殊普贤出来目前,各现一身问法,才道“咨和尚”,我早辨了也。老僧稳坐,更有道流来相见时,我尽辨了也。何以如此?只为我见处别,外不取凡圣,内不住根本,见彻更下疑谬。

  音义:

  ①文殊:即大智文殊师利之略,梵语Man~jus^ri的对音,是佛在世时智慧第一的菩萨;代表自性的智德、证德。其名有三译,一、文殊师利,华言妙德,谓具不可思议种种微妙功德,故名妙德。二满殊尸利,华言妙首,谓具不可思议微妙功德,在诸菩萨之上,故名妙首。三、曼殊室利,华言妙吉祥,谓具不可思议微妙功德,最胜吉祥,故名妙吉祥。是毗卢遮那之左胁侍。

  ②普贤:即大行普贤菩萨,梵名三曼多跋陀罗为Samantabhadr芝对昔,译曰普贤,是佛在世时行持第一的菩萨;代表自性之理德、定德、行德。普贤,普者谓行持居佛道之顶而体性周偏一切处,故称普;贤者谓德邻于极圣,故称贤。是昆卢遮那之右纽侍。

  ③更不疑谬:此谓再也没有疑惑和颠倒错误之见。谬,音缪,注音作 又,密切切,宥韵。

  译文:

  山僧说法见地,和天下人的说法见地有别。就如有个文殊或普贤出现在目前,各现一身来问法,他才开口说一声“咨问和尚”,我早已把他所将著的境法分辨得清清楚楚了。老僧稳然坐在自觉本分因地上,再有道流来要相见时,凡有所将著的甚么境法,我也尽能分辨得了。为甚么能够如此?只因为我的见处不同于天下人之见地,能够外不取凡圣相,内亦不住根本处,所以见解通彻再没有疑惑和颠倒错误之见。

  讲话:

  一般人多为境碍心、事碍理、或心碍境、理碍事,所以都有看不透,抛不开的地方,因此有人除境不除心,除事不除理,有人除心不除境,除理不除事,唯独临济禅师内外心境事理一切俱舍,犹如虚空无所著,然后随方应物,能所皆泯厂稳坐在本分田地上说法,此即临济禅师说法所以与天下人别的地方。古人所谓“直透万重关,不住青云宵一,也就是临济禅师的“外不取凡圣,内不住根本”的别有见地。

  黄檗断际禅师说:“舍有三等:内外身心一切俱舍,犹如虚空无所取著,然后随方应物,能所皆忘,是为大舍。若一边行道布德,一边施舍无希望心,是为中舍。若广修众善,有所希望,闻法知空,遂乃不看,是为小舍。大舍如火烛在前,更无迷悟;中舍如火烛在傍,或明或暗;小舍如火烛在后,不见坑阱。”临济宗祖的自觉心地前有一把“大舍火烛”,能照见“问法的人不是境碍心、事碍理,就是心碍境、理碍事”,所以诸方乃至文殊普贤于自陆地上各现一身问法,也都尽能分辨得很清楚,更不有疑谬。

  语录

  师示众云:“道流!佛法无用功处,只是平常无事;屙屎送尿,著衣吃饭,困来即卧。愚人笑我,智乃知焉。昔义:

  (1)屙屎送尿:屙首阿,注音作主,厄歌切,歌韵。屎

  ,音使,注音作 ,式旨切,纸韵。上厕大便叫屙屎,小

  便叫送尿、

  译文:

  临济禅师开示大众说:“道流!佛法的无功用处,只是平常的无事光景,譬如日常生活上厕更衣,寒来添著或饥来饮食,困来即躺卧睡觉,这些直觉无造作的平常事都在佛法无功用处。愚迷的人听我这般取譬只会笑我胡言,只有明智的人始能了知个中真境。讲话:

  “无功用处一的境涯,若约华严教相家所判,则是已到第十地的果位了;约天台教相家所判,则在七地以上之行位;如此高远之行位,言之行之皆是甚深难行之事,而临济禅师云“只是平常无事”。何以故?谓佛法一切修证,于诸佛本源自性上无增无减。学人修学佛法,若见佛法有是非、增减、多少、大小这许多般功用,即出生种种妄想分别,无法得见佛法无功用处。所以吾人日常生活中一些直觉性的行为,譬如“屙屎屙送尿、著友吃饭、困来即卧一等事,自然无造作的行为,举手动足心头无事,拈着踏着亦都不离佛法无功用处。

  有人向明惠上人请教坐禅的方法,上人说:“坐禅即须先避三法。”问:“那三法?”上人说:““睡眠,二杂念,三.坐相不整。”问:“而后又如何整得心地来用功呢?”上人说:“即以“无祈得心”来用功就是也。”何谓“无所得心”?即无功德的、无意识的这般心行;换言之,要体认无所得的所得,无功德的功德,无功用的功用,就在平常无事中会。佛法既无“见”与“不见”二头事,当然见与不见二法和佛法全无千涉,如果有见与不见之作为者,都是落在造作有为法上,所以“二便更衣,寒来添著,饿来吃饭,困来即眠”的直觉行为,才真是平常无事的当体。虽然如此,世间上一般蒙昧无智之人,对此平凡无奇之事,都是解而不解,知而不知,所以不能真正的体解平常无事的那个“如如寂寂,常乐我净的本体”。宗祖临济禅师云“无事是贵人”,所以唯有无事的明眼贵人,始会得平常无事、无所得时的佛法无功用处的全体大用

  语录

  古人云:向外作功夫,总是痴顽汉。你且随处作主,立处皆真,境来回换不得。纵有从来习气五无间业,自为解脱大海。今时学者,总下识法,犹如触鼻羊逢著物安在口里,奴即不辨,宾主不分。如是之流,邪心人道,闹处即入,不得名为真出家人,正是真俗家人。

  音义:

  ①五无间业:五无间业即五逆罪,五逆是指一、杀父,二、杀母,三、杀阿罗汉,四、破和合僧,五、出佛身血(焚烧经像)。造作此五种逆恶之罪的众生,将堕无间地狱受无有间歇之苦,故称五逆罪为五无问业。

  译文:

  古人说:向外求法以为是作修行功夫者,都是痴颠顽愚的人。你只要到处作得了主,立足的地方也都不离真性,则诸般境遇现前也动摇不得你的真如心。纵使过去有习气或五无间业,自然都能消归解脱大海。现时参学的人,都不认得佛法,如同一头羊对触着鼻子的东西就开口咬吃。何主?谁仆?谁主?何宾?都无眼子可勘辨。这一流的人,以邪心求人佛道,有热闹处便入,多事自扰,不会平常无事之真境;所以虽身已出家,但立处无真,不得名叫真出家人,正是真俗家人多事自扰的行为。

  讲话:

  南岳明瓒禅师说:“求学佛法者,若向心外用心作工夫者,真是钝马痴汉。因佛法不在他处(心外),实在我处(心)故。” 一般人因为心外做工夫,不见主人翁,所以体认不到“随处作主,立处皆真一的自内证自在作用。摩孥罗尊者有偈云“心随万境转,转处得能幽,”亦即“随处作主,立处皆真”的全体大用。

  有人间黄檗禅师:“若无心行此道,得否?”师答:“无心便是行此道,更说甚么得与不得?且如臀起一念便是境,若无一念,便是境忘心自灭,无复可追寻。”又问:“如何是三界?”师答:“善恶都莫思量,当处便出三界。如来出世,为破三有。若无一切心,三界亦非有。如一微尘破为百分,九十九分是无,一分是有,摩诃衍不能胜出;百分俱无,摩诃衍始能胜出。”上引这二段问答,提示吾人“境忘心自灭,无一切心三界亦非有”,所以无一切心五无问罪业亦自然而得解脱,若起心动念于善恶事理不留情,则不留余业,正是一微尘破百分俱无,截断善恶业流,而现摩诃衍胜出之境。

  今日许多修行者,下识大法,因此未能辨别邪正,而吞尽他人所说的话,犹如羊对触着鼻头上的东西,无论是坚、是柔、是好、是坏都一口吞尽,如此消化不了,就获不得营养。我们现下参禅的学人也有如此的。谁主?何宾?何主?谁仆?都无限子可勘辨,所以对一切境如触鼻羊任口贪食。如此以邪心入道,则闸处不修道,闲处道不成。何以故?因为不能随处作主,则“闲处闲不成,闹处闹不成”,立处无法皆真。这些“奴即下辨,宾主不分,”的人学法用工夫,只叫自己平常多事,未能得到临济禅师所示之“平常无事”的自在,这般无限子的人纵使出家学道,身虽出家但却立处无真,不得名为真出家人,正是真俗家人的多事自扰。

  语录

  夫出家者,须辨得平常真正见解,辨佛辨魔、辨真辨伪、辨凡辨圣,若如是辨得,名真出家。若魔佛不辨,正是出一家人一家,唤作造业众生,未得名为真出家。只如今有一个佛魔,同体不分,如水乳合;鹅王吃乳,如明眼道流,魔佛俱打。你若爱圣惛凡,生死海里浮沉。”

  音义:

  ①只如今:意义重在“只如”而不是“如今”。

  ②鹅王吃乳:水乳合喻“佛魔——圣凡”同体,以鹅王喻明眼道流,以鹅王吃乳之无所爱僧喻明眼道流之“佛魔俱打——佛来亦不欣爱”。

  译文:

  做个真出家人,必须要有自内证得之平常无事的真正见解,以此勘辨佛魔、勘辨真伪、勘辨凡圣。若能这样佛魔、真伪、圣凡勘辨得不落一见,才名作真出家人。如果佛魔不加勘辨,正如出了一家又进一家,这叫做造业的众生,不能得名为真正的出家人。就如有一个佛魔,同是一体分不出是佛是魔,好像水和乳混合分不出是水是乳一样;鹅王吃乳水时对乳和水没有爱僧之别,就如明眼的道流勘辨佛魔时对佛魔都无所欣爱而将佛魔俱打。你若有一毫爱圣僧凡之念,那就落入生死海中浮沉去了。

  讲话:

  出家立处无真就不堪名叫真出家人,那么怎样才是立处皆真的真出家入之心行呢?临济禅师在本段说:气夫出家须辨得平常真正见解,辨佛辨魔、辨真辨伪、辨凡辨圣,若如是辨得,名真出家。”所谓真正的见解,不是指耳目的见闻、意识的分知,而是自内证的无见之见,无解之解。有自内证真正见解的出家人,其心如明镜,其行如流水,而不被差别之见所囚,也不会滞住在绝对平等之境,若滞住在绝对平等之境而以此自适,即是有所住之见,非无见之见,无解之解。所以要勘辨佛魔、要勘辨真伪、要勘辨圣凡,需实际体得真正见解的全体作用,才能辨佛不作佛见,不落佛边;辨魔不作魔见,不落魔边;辨真下作真见,不落真边;辨俗下作俗见,不落俗边;辨圣不作圣见,下落圣边;辨凡不作凡见,不落凡边;如此诸见不落,本来具足的天真佛才能如镜明照,如水长流。四十二章经云:“三界轮转,爱欲为因。割爱辞亲,身之出家;识心达本,心之出家也。”所以说有自内证的真正见解者,即谓之识心达本之真出家人。

  黄檗断际传心法要云:“如言前念是凡,后念是圣,如手翻覆一般,此是三乘教之极也。据我禅宗中,前念且不是凡,后念且不是圣;前念不是佛,后念不是众生。所以一切色是佛色,一切声是佛声;举着一理,一切理皆然;见一事,见一切事;见一心,见一切心;见一道,见一切道,一切处无不是道;见一尘,十方世界山河大地皆然;见一滴水,即见十方世界一切性水。又见一切法,即见一切心;一切法本空,心即不无,不无即妙右,右亦不有、下有即—有,即真空妙有。既若如是,十方世界,不出我之一心,一切微尘国土,不出我之一念。若然,说甚么内之与外?如蜜性甜,一切蜜皆然,不可道这个蜜甜,余底苦也,何处有恁么事?所以道:虚空无内外,法性自尔;虚空无中间,法性自尔。故众生即佛,佛即众生,众生与佛原同一体;生死涅槃,有为无为,原同一体,世间出世间,乃至六道四生、山河大地、有性无性亦同一体。”上引这段心法,用来说明“一个佛魔,同体不分,如水乳合一之所以然。爱圣僧凡是生灭念,若有爱圣僧凡之念,则前念是凡,后念是圣,后念是凡,前念是圣,如此二见对待,千生万劫流转生死海中:永无脱离苦海之期。何以故?因不是被圣所囚,就是被凡所缚,所以将佛魔圣凡俱打,则超越佛魔圣凡之是非;换言之,下被佛魔圣凡所囚缚,则魔来即魔接化,佛来即佛接化,圣来即圣接化,凡来即凡接化;如此佛魔圣凡自由接化,谓之清浊并吞大海,而海水依然下增下减,不净不垢。学人若能将佛魔圣凡视同一体,乃至世间出世间、有为无为、六道四生、山河大地、有陆无性亦视同一体,则识心达本,立处皆真,堪称真出家人。

  语录

  问:“如何是佛、魔?乙师云:“你一念心疑处,是个魔;你若达得万法无生,心如幻化,更无一尘一法,处处清净,是佛。”

  音义:

  ①是个魔:古尊宿语录作“是佛魔”。

  译文;

  问:“怎样才是个佛魔?”临济禅师说:“你一个念心生起疑惑的地方,就是一个魔的显现;你若通达得万法缘起无生,心亦如同幻化的事理,再也没有一尘一法可得,处处都是一片清净境界,就是一个佛的显现。

  讲话:

  勘辨佛魔,就需识自本心!本心无一尘一法,所以临济禅师在本段又提示“你一念心疑处是个魔”,指示吾人对正法若疑念渊深—疑之多处,则入魔;境。万法于有心中生来就圆满具足,不增不减,缘起财生,缘灭则灭。因知,本来万法自性是相近的,但因为在缘起的生灭现象起执成习而相远,所以吾人对自心圆满具足万法之作用,占不及,行下到,于是对万法就有彼非我是的疑念,而不能了知十法界世出世间等诸般差别皆是缘起平等无自性的真相

  古人有言“日面佛,月而佛一,那就是说从自己白性天真佛地所出生之万法,法法不离佛性,个个面面都是佛。因此识自本心,达万法缘起无白性,则天真佛出入万法,无拘无柬;识知诸法本体无自性,无他性,则心内心外就无一微尘、无一小法可来晦味吾人的自觉本心。换言之,无一尘一法的清净本心,是绝对的不垢不净,此不垢下净的清净就是六根对境的直觉现量境。譬如山是高的,山的高就是吾人的直觉现量清净境;厕所内是臭的,厕祈的臭就是吾人的直觉现量清净境;山高厕臭,不是拿山与山的高,厕与厕的臭,回想比量出来的感觉,所以说山高厕臭是六根对境的直觉现量境,此部斫谓“花红尽处即无性,柳绿尽处亦无性”的光景。金刚经祈说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一即古德所谓“人人郡被二六时中驱使,我即驱使十二时一的自在解脱之心行。要知,白性天真佛地出生万法,于一切处,一切事亦如是,识自本心无所住而生其心,即得驱使十二睁,不识自本心,有所住而生其心,则十二时中被驱使。维摩经云“有念者是魔,无念者是佛一,亦即阐明自性天真佛的面目是无所住的清净面目。

  语录

  然佛与魔是染净二境,约山僧见处,无佛无众生,无古无今,——得者便得,不历时节,无修无证,无得无失,——一切时中,更无别法。设有一法过此者,我说如梦如化。山僧所说皆是。

  音义:

  ①不历时节:不透过古今时节之经历,亦即所谓脱落时空之限制。

  译文:

  佛境与魔境是依染和净的二种现象作比量所建立之境,就山僧的见地,没有佛境也没有众生境,没有过去时空也没有现在的时空,——得到的是真如境中现成具足的,不是经历时空求得来的,没有可修的法也没有可证的境,没有悟得的也没有迷失的,——任何一个时候,都不在对待法的取舍境法上。假若有一法出入真如性地,我说这一法亦如同梦幻一般的无有自性。山僧所说的真如法性真境到处皆是如是。

  讲话:

  自性天真佛境是不净下垢的清净地,为说明这个佛境的不净不垢之清净状况,因此取净垢之对待法的现象,来分析自性天真佛境的“一尘一法不染”的不垢不净之清净真境。佛与魔二境之说,同样是取对待法的现象来说明自性天真佛的清净,非舍魔取佛的清净而是非魔非佛的清净。教相家分析佛魔二境,谓:“魔是烦恼,佛是无漏;一是染污之境,一是清净之境;染污者可厌,清净者可喜。”教相家取清垢之对待法将佛魔之境分成二说,其旨乃在说明清相是无染垢的现象,而有染相的决不是净相。执法尘的人听教相家的净垢二说,无法直下体会净垢二说乃方便权设之名相,于是就取这对待法中的净的一面当是沸境的净相,使不净不垢的清净佛境染上一个“净一的法尘。为提挈学人不要落在佛魔染净二境上的取舍下平衡境界中,因此临济禅师特再提示佛与魔是染净二境的比量对待法境,非是绝对待的不净不垢之现量真清净面目;并且再强调说明这个下净不垢的真清净面目,是“无佛相无众生相,无时间相无空间相,无能修相无所证相,无能得相无所失相一的二边尘法不染的清净境界。

  真如性是平等的,在真如性中没有可爱的佛境,也没可厌的魔境,无过去的殊胜,也无现在的胜劣差别,古今十方始终一如,超越了时间和空间之限制。那么,如何能得见真如性的平等境涯呢?若以致相家所建立的种种修行阶级,可是一段漫长岁月的修行历程,但若能透过教相之文字言句障,直下领会教外别传心印,即一超直入如来性地,悟者立地成佛,无须受时空之限制,所以悟时当下生死大事即了。譬如俱胝和尚经天;龙一指头而得悟,香严击竹一击即忘所知,再有灵云见桃花而彻悟,当下就摆脱了时间观念的羁绊。何以故?因真如心是空寂无相的,修证只是转迷开悟,若彻悟万法缘起无自性的所以然,则了知真如本来具足万法;真如缘生则万法生,真如缘灭则万法灭,万法生生灭灭已都归真如寂灭;所以缘起有修证,缘减则无修证,悟境都是现成具足的,非是悟时在真如性中就另有新的所得,迷时在真如性中就有失却之处。此即悟证真如性,无所谓得亦无所谓失的所以然、;既无修证得失,当然也无古今时空历程。学人若能如是自内证自觉真如性,则一切时中,去来自由,此处彼处,无不是佛境,行住坐卧都在如来的怀抱中。要知,万有诸法出入真如性地,如同梦幻一般无有自性,所以具足万法的真如性地,才是最尊、最无上、最平等的真境。

  语录

  道流!即今目前孤明历历地听者,此人处处不滞,通贯十方,三界自在;入一切境差别,不能回换;一刹那间·透入法界,逢佛说佛,逢祖说租,逢罗汉说罗汉,逢饿鬼说饿鬼,向一切处游履国土,教化众生,未曾离一念。随处清净,光透十方,万法一如。

  音义:

  ①法界:梵语达磨驮都,为Dharmadhatu 的对昔,华译为法界。法界有二种义:“约事言,法即诸法,界谓界分;现象界一切事物,各有其殊相和分界;故法的一一即称为法界。二约理言,1、有依生圣道的因义,2、有诸法所依的性义,3、有诸缘起相不杂的分齐义;故一一之法,法尔圆融,具足一切诸法,称为法界。华严家建立四法界,清凉大疏云:“统唯一真法界,谓统该万有即是一心。然心融万有便成四种法界:一、事法界,界是“分”义,一一差别有分齐故。二、理法界,界是“性”义,无尽事法同一性故。三、理事无碍法界,界具“性”“分”义,性分无碍故。四、事事无碍法界,一切分齐事法,一一如性融通,重重无尽故。”

  译文:

  道流!就现今目前单独明照清清楚楚在听法的人,这人所到之处无所障碍,通达贯彻十方,三界中自在往来;进入一切差别境中,不受他差别境相给诱惑;一刹那间深入透达诸法界,遇著佛境说佛话,周着祖境说租话,周着罗汉境说罗汉话,周着饿鬼境说饿鬼话,向一切时空游历诸种国土,教化各类众生,下曾有舍离之心念。所到之处心行都是清净无染,自觉智光普照十方,万法成为一如。

  讲话:

  只要认得你目前孤明历历地听法底人,每一个人都能有着纵横无碍自由自在的生活日子可过。你目前孤明历历地在听法底这个人,修净学人称为“南无阿弥陀佛”,王阳明称他为“主人翁”。此人从来不被心外的一切事物给回换,处处不滞,通贯十方,三界自在;所到之处,接引众生皆随缘应机说法,无好恶之境,照应当机有如“逢黑板写白字、逢饭碗即添饭,应供食讫即洗碗一这般自然无造作,所以言“逢佛说佛、逢租说租、逢罗汉说罗汉、逢饿鬼说饿鬼”,向一切处现一切身教化众生。每一念乙都是自觉真如性的如来活跃作用,清净无住着,下受一尘一法的滞碍;每一念都自觉性智大放光明,遍照十方,下受万有差别之境给困惑。此一念心是万法一如的真心,万法一如即是万物与我一体之真如性境,吾人若生活在此真如性境中,即成就人法不二之人格和圆融之心地。因此认得目前孤明历历听法底人,即能随处清净,光透十方,万法一如。

                  

  

 
 
地址:山东省潍坊市安丘市辉渠镇老峒峪村金牛泉畔 信箱:faxingsi@126.com 鲁ICP备11035073号